再见纸质车票!湖北铁路进入电子客票时代

不用取票,刷身份证、手机二维码即可上车。11月19日,从中国铁路武汉局集团有限公司获悉,11月20日起汉孝城际汉口站、后湖站等沿线9个车站以及合武客运专线麻城北站、红安西站共11个车站率先试点上线电子客票,不再出具纸质车票。汉十高铁沿线站点正在安装调试设备,预计月底上线电子客票。这意味着湖北铁路自此进入“电子客票”时代,无纸化乘车成为现实。

电子客票,也称为“无纸化”客票,旅客通过互联网订购车票后,无需取票,仅凭有效身份证件或购票后手机收到的二维码即可乘车。武汉铁路部门相关人士称,电子客票就是将原纸质车票承载的旅客运输合同、乘车、报销三个凭证功能分离,实现运输合同凭证电子化、乘车凭证无纸化、报销凭证按需提供。实行电子客票后,旅客购票、检票、乘车等环节都将更加方便快捷。

据了解,旅客通过人工售票窗口、自动售票机等购买车票,会收到一张购票信息单,上面有车次、进站口、候车室等信息;通过12306网站、客户端购票的旅客,可自行打印或下载购票信息单。但该购票信息单仅作为旅客购票的信息提示,不作为乘车凭证。

进出站环节,旅客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外国人永久居留证、港澳台居民居住证、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台湾居民来往大陆通行证5类可自动识读证件时,在自助闸机“刷”下乘车人有效身份证件原件,即可进站出站。刷手机进站则是凭购票动态二维码,直接扫码进出站。出站时,也可在人工通道向检票员出示手机上的订票信息出站。旅客持户口本等不可自动识读证件或儿童票时,可通过人工检票口进出站。

乘车环节,旅客须按购票信息显示的车厢号和座位号就坐。如需改签、退票,使用电子支付方式购票且未换取报销凭证的旅客,可通过12306网站或12306客户端自行改签;距开车前不足25分钟、现金购票或开车前已打印报销凭证的旅客,须到车站指定窗口办理。

如需报销凭证,须于开车前或乘车日起30天内,到车站售票窗口、自动售取票机、代售点窗口打印。超过30天未打印的,可联系铁路12306客服中心办理。纸质火车票采用目前车票样式,但注明“仅供报销使用”的字样。

据悉,去年11月海南环岛高铁率先开始电子客票应用试点;今年7月新增上海至南京、成都至重庆、广州至珠海(湛江西)、昆明至大理至丽江4条高铁城际铁路开展电子客票应用试点;目前多家铁路局管内都在推广试点电子客票。今年底武汉铁路局管内所有动车停靠车站将陆续推广应用电子客票。

有关人士称,推行电子客票将进一步便利乘客,也是节约环保之举。据介绍,按照去年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33.75亿人次计算,推行电子客票将减少用纸超过1.5万吨。

相关报道:

行将消失的火车票代售点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刘宇

11月20日起,电子火车票在我省亮相。这是继纸板火车票、软纸火车票、磁介质火车票后的第四代火车票。

电子客票来了,和纸质火车票彻底说“再见”还会远吗?

以售卖纸质火车票收取手续费为营生的火车票代售点,是否不可抵挡地迎来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售票量加速度下滑

“大年三十晚上8点关门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裹着棉袄在门口排队,等着明天早上买票了。”在黄冈麻城市陵园路的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内,店主程明辉倚靠在不锈钢栏杆上,回忆起以前春运期间代售点的火爆情景。

“买票的人沿着这条街,一排就是两三百米长。这个栏杆就是当时接手这家店时安装的。”程明辉说,春运人多,他一般开设两个售、取票窗口,栏杆用于疏导店内客流。店外的长队还需请两人帮忙维持秩序。

但这种“盛况”只持续了4年。2011年春运首日,12306官网正式运行。

麻城,我省传统的外出打工人口大市。“来买票的,外出打工的人占95%。”程明辉说,网上售票的第二年,该店售票量一下子减了一大半;随着12306客户端的上线以及智能手机的普及,售票量逐年大幅下滑。“以前春运40天可以卖出四五万张票,去年春节才卖了四五千张票。”按照规定,代售点卖一张车票可收5元服务费。

“都要关门的事情了,还要人关注干吗呢?”在武汉市武昌区徐家棚街办事处和平大道的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店主听到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询问,直言店面入不敷出,打算关门了。“现在每天卖一二十张票都算好的了。”

该代售点离湖北大学不到2公里,学生曾是主要购票群体。“学生现在都在网上买票,最多过来取票,但学生票取票不收手续费,纯公益服务,从哪儿赚钱?”谈起经营情况,店主似乎有倒不完的苦水。

“火车票代售点的售票量逐年加速下滑,近几年下滑速度增至20%到30%左右。”铁路部门相关人士提供了一则数据:过去我省火车票代售点的售票量最高占到整体售票量的30%,现在占比已降低至1.8%。

今年预计消失100家

兴于互联网,似乎也将败于互联网。

互联网的出现,得以让火车票代售点如春笋般出现在城市、县城甚至是乡镇的街角巷口。一根网线、一台电脑、一个打票机、一个取票窗口,就可以买到一张抵达远方的车票。

武汉武铁旅服传媒有限责任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全省最多的时候共有670多家火车票代售点。

“这个数字在2012年之后还保持了几年,随后代售点关停速度开始加快。”武汉武铁旅服传媒有限责任公司相关负责人称,2018年有近60家火车票代售点关停,截至2018年底,总数量已减至433家。预计到2019年底,还会减少100家火车票代售点。

记者在高德地图上搜索发现,很多火车票代售点地址上都印上了“已关闭”字样。记者通过该软件搜索,发现武汉市内未印上关闭字样的代售点共20多家,记者现场探访了5家,其中2家大门紧闭。

由于火车票代售点生存艰难,不少代售点也打起“擦边球”,通过与他人合租店面的形式增加了卖体育彩票、打字复印、旅游推介等业务,从而维持代售点的经营。

铁路部门相关人士称,不仅是火车票代售点在减少,火车站售票窗口也在减少。汉口火车站原本有两个售票厅,目前东售票厅已关闭人工售票窗口,在大厅里放置了多台自助取售票机。随着电子客票的推广和普及,以后火车票代售点会慢慢彻底“消失”,而火车站售票窗口的功能,可能就只是办理旅客退票和改签。

代售点消失彰显进步

11月20日,湖北铁路进入电子客票时代,11个车站率先试点上线电子客票,不再出具纸质车票。月底,汉十高铁、汉宜客运专线将上线电子客票。今年底,武汉铁路局管内所有动车停靠车站将陆续推广应用电子客票。

“旅客再也不用担心车票掉了。”汉口火车站售票车间张夕林介绍,实行电子客票首先让旅客乘车更方便、快捷,刷身份证或手机二维码,10秒至15秒内可完成进站;其次电子客票全面替代纸质车票后,将不需要大量纸质车票,背后减少了大量的车票印刷流通环节、人力资源以及节约了大量纸张资源。

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铁路旅客发送量完成33.75亿人次,相当于33.75亿张车票。一张A4大小的纸张面积约等于12张车票的大小,因此,如果将33.75亿张车票全部替换为电子车票,将节约2.81亿张A4纸,相当于少砍近9.4万棵树。

“手机上不会操作,还是到代售点买放心。”记者在和平大道那家火车票代售点探访时,前来买票的60多岁的李林康说。据了解,选择前往代售点买票的大部分是不熟悉网络操作的老年人以及购买卧铺车票希望自主选择铺位的旅客,少部分年轻人会节约进站时间,选择顺路去代售点取票。

小小车票,方寸之间体现社会进步。铁路部门相关人士称,从长远来看,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加速和互联网、电子客票的普及,铁路客票代售点的功能将被逐渐取代,但在技术触角还未延伸、普及到的地方,例如较为偏远的乡镇和特殊群体,铁路部门也会考虑如何提供更多的便民服务。

发布者:秭归脐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2yc.com/1564.html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