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秭橙缘首页
  2. 宜昌新闻

那山,那人,那茶

4月9日清晨6点30分,平均海拔800米的夷陵区邓村茶乡,视线一下就能穿越距离的阻隔。站在萧氏茶山公园观景平台上放眼几十里尽收眼底。远处的山、谷、脊和盆地因为绿色的茶树而清秀,不绝于耳的鸟叫让重山更显静谧。

此时,月亮尚在深蓝的空中流连忘返,城里的人还在睡梦中,但茶山却因为有茶农正在采茶,而早早地鲜活起来。

那山,那人,那茶

   那山,那人,那茶

▲春茶上午价格和下午价格都不一样,周朝军夫妇和茶客正在抓紧采茶。

深山中的采茶人。

每天采茶仅午饭时休息半小时

我们的车子打破了茶山的宁静,高山茶乡的晨风寒意十足,让人不由自主地裹紧了衣服。

在邓村乡中堡山村一组叫观垭的地方,我们看到了早起的采茶人:周朝军与妻子望西芝以及一名鸦鹊岭的茶客,3个人正双手不停地在茶树枝头跳跃着采茶。

他们是清晨5点30分准时起床,吃完早餐已经6点10分。“必须在6点半以前赶到茶园,只要能够采茶,不管刮风下雨,每天都是如此。”周朝军说。

这里海拔约1100米,茶叶嫩度好,清明前后是一芽一叶和一芽两叶茶的采摘黄金时机,价格相对也不错,前一天就卖到了36元/公斤。

春茶价格每天不一样、上午与下午又不一样,所以采茶人必须争分夺秒。而一斤剑豪茶有5万个芽头,也就是一斤茶叶,需采茶人手指在茶树上跳跃5万次。

今年受疫情影响,老周一直在外打工的儿子也成了采茶人,但是这天他没跟父母在一起。原来,面前的这片茶园,茶树只有50厘米高,周朝军的儿子忍受不了长期佝偻着腰采茶,就选择了茶树高一些的茶园在另外一片茶园采摘,“你看我伙计,她就是单膝跪地采茶。”

在更早以前,周朝军的老父亲也跟着采茶,只是75岁的老人最近几年眼睛不好使,而且患有风湿。“父亲手都肿了,捏不住茶叶,所以只能在家摸家务。”周朝军说,“虽然做饭的是‘生的能做熟、熟的能做糊’的水平,毕竟有人做也为我们腾出了大把时间采茶。”

随着宜昌市、夷陵区相关优惠措施的不断推出和武汉市场的重启,茶叶市场也在逐渐回暖,所以周朝军一家最近更忙了。“早上看得见茶叶时就开始下地,晚上看不见茶叶就收工。”他说,“中午唯一的休息时间就是吃饭的20分钟。”

为了积蓄体力,趁着市场复苏,老周一家为了保持体力,没有跟其他茶农一样牵来电灯或戴着矿灯采茶,“晚上采茶与白天采茶一样的,因为晚上挑灯夜战后白天人没有精神,这时候如果身体出点问题,很影响收入的。”

高山茶乡的茶客逐渐多了起来

从3月21日起,观垭开始收购鲜叶。

周朝军家的10亩茶园,今年最高卖出100元/公斤。“仅仅维持了一天时间,第二天就是80元,第三天下雨60元,第四天开始下雪又低了。”49岁的周朝军说,“这时候最怕天气变化,所以现在行情慢慢变好了,我们也希望天气能够一直好下去。”

茶园的3个人中,来自夷陵区鸦鹊岭镇凤凰观村的张绪芝,是一名茶客,她和众多茶客一样有些像候鸟,每年春天都会“飞”到邓村等产茶地,用双手创造财富。

往年还是春寒料峭时,张绪芝和姐妹们就会来到邓村。今年受疫情影响,她来到邓村的时间晚了些,不过好在来了之后就能找到事。

随着今年的茶市逐渐复苏,期初只有几十人的茶客队伍逐渐在壮大,如今有了接近500人的队伍了。邓村坪村党支部书记张友华说,虽然今年邓村坪村还只有接近500人,较往年偏少,“但是至少看到正在逐渐变好,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茶客来。”

张绪芝这些外地茶客采茶的待遇是五五分成,她采的茶卖出去后就能得到一半的回报,“4月8日一共卖了20公斤鲜叶,我一人采9公斤,拿到162元收入。”

张绪芝的表现,让周朝军有些汗颜,因为前一天20公斤茶,他们一家3口采茶的量只相当于茶客一个人的量,所以他很期待后面的茶客能更多一些,即便要分出一半收入给茶客“综合算一笔账的话,请茶客还是很划算的。”

春茶季节性强,茶客是茶乡劳力最大的补充,尽管是五五分成、管吃管住,但邓村的茶农依旧能够获得较好的收入,周朝军10亩茶园去年纯收入在28000元左右。我们站在旁边看张绪芝采茶,她采茶的速度就是比周朝军夫妇快,一棵茶树她用时就比周朝军快一半,“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他们请我是有道理的。”

市场在复苏,邓村坪村党支部书记张友华高兴不已的同时,也有了一些更远的考虑:随着本地茶农的年龄增大,加之采茶时间长、强度大,很多年轻人都不愿意再采茶,如果不能扩大茶客队伍,未来采茶就有问题了,“全村21个组1026户,35岁以下的年轻茶农仅占18%,而60岁以上的茶农占50%,所以我们希望过来采茶的茶客能更多一些!”

小茶厂已开始觉得鲜叶不够用

4个多小时后,我们来到邓村国营茶场加工厂房,红桂香村茶农老李将白色茶包打开,倒了点鲜叶在收茶的竹筐里。

加工厂的负责收茶的易仁蓉,抓起茶叶仔细查看芽头、嫩度。因为这包鲜叶一芽三叶居多,她给出16元/公斤的价格。

老李听到价格后,二话不说将茶叶重新装回口袋,绑回到摩托车后面,留下一句“今天的价格我不满意”就踩着油门离开了,只留下易仁蓉看着尾气发呆。

茶农拂袖而去,易仁蓉已经习惯,茶农货比三家不上当的心态也能理解。

老李前脚刚走,邓村坪村一组的望开明提来了5公斤鲜叶。易仁蓉照样仔细查看,一芽二叶给出20元/公斤的价格,老望什么话也没说,就拿着小票急急地赶回家做午饭去了。“天晴没有时间结账,下雨时大家都会凭小票结账。”易仁蓉说。

易仁蓉与丈夫郑昌玉、儿子、儿媳一家四口都是靠茶生活,从加工到批发、销售、网购一体化。她负责收购鲜叶,郑昌玉与儿子分别负责加工和运输,儿媳则守店零售与网销。

郑家的茶叶加工厂很大,外请了12名季节性工人。每天从9点开始收购鲜叶,晚上8点钟结束,下午5点至次日清晨7点加工,所以我们到来时郑昌玉正在睡觉,他必须守到这个时间点,杀青、揉炼、提香、烘干哪一样都不能含糊,“加工质量不行卖价就不行。”

加工结束后,儿子要赶在9点前把茶叶送到三峡茶城直面批发商人,“清明前生产黄芽,而清明后加工绿茶、香茶、碧峰等。”

茶叶市场转好,郑家大部分加工的茶叶当天直接销售,儿媳的网店及茶城的门店只是零售,甚至如今每天收到的鲜叶都有些不够用了,“零售都能卖完。”

自从今年3月15日开机以来,郑家的厂子加工量与去年同期有所下降,但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有了不小的提升,鲜叶价格跟着水涨船高。“市场决定价格,茶叶市场价格与茶农售卖鲜叶的价格有着直接的关联。”易仁蓉说,“用水涨船高来形容市场、加工、茶农是命运共同体恰当不过。”

高山之巅 邓村茶山变公园      

那山,那人,那茶

那山,那人,那茶

那山,那人,那茶

那山,那人,那茶

4月9日,夷陵区邓村乡的茶园里有很多的拍客,有发烧友,还有大量的游客,当初出于生存目的,远离野猪骚扰而种植的茶叶成为美食,茶园成为看点,让邓村的茶农并没有想到会有这一天。

然而茶山公园开业在即,茶家乐如雨后春笋般诞生……

→山峰、峡谷、盆地和山脊都种上了茶树,形成四种不同风格的景致。茶山上只有上了年纪的人在采茶。一捧鲜叶就是一笔收入。外乡来的茶客已成邓村采茶人的主力。

与野猪博弈的岁月

三峡腹地夷陵区邓村乡,平均海拔在800米以上。

这里种植水稻产量偏低,高海拔地区还会出现白露节令过后仍在抽穗杨花的情况,最后只能“白露不低头、割了喂老牛”。

种植玉米也不是最佳选项,播种时会被难以计数的鸟儿吃掉,成熟期前后又要面对野猪的祸害,入夜时分,野猪成群结队地窜进地里,一夜之间能将5分地的玉米给全部破坏殆尽。在邓村乡,上了岁数的人都有燃放鞭炮轰、敲锣打鼓赶、用高音喇叭骗野猪的经历,有时候一夜折腾得无法安眠。

所以,在这个高海拔区域的山民,对农业结构调整尤为渴望,正是这种渴望让邓村种茶走在了宜昌各地的前列。

很多人都说邓村是宜昌茶的发源地,是大叶茶的起源地,种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于是就有了地理坐标的字样镶嵌在茶园里,一生与发展茶叶为业的当地的老茶人刘建强说:上个世纪的50年代,湖北唯一的国营茶场在邓村安营扎寨,用密植免耕的方式,开启了千亩标准茶叶的示范,“峡州碧峰更是开启了茶叶品牌化的征程。”

水田旱地变身茶园

然而示范的作用是无穷的,当邓村人看到国营邓村茶场人因为种植茶叶过上好日子,也跟着种起了茶叶。甚至在宜昌县的时代,宜昌大部分区域都是从邓村乡引进茶叶来种植,最终在当地形成了规模,也做出了品牌。

模仿茶场种植茶叶,渐渐成了高山人的生存选项,人们从在玉米、黄豆地里间作茶叶起步,最终将水田与旱田全部发展成茶叶。原邓村乡农办主任、老茶人李发金介绍:邓村如今茶叶种植面积达10万亩,其中仅用8年就发展了6万亩,“水田旱田全部成了茶园,16个村、8600户、2.8万人的邓村乡,人均3亩茶,户均10亩多茶。”

极高的森林覆盖率和千峰万壑的地形,加之遍布全乡的茶园,让邓村全域成为一个高山茶园:以古城坪、梅坪、红桂香、纸坊铺为代表,四周都是高山,中间是平地的茶叶茶盆地诞生了;以交岔坪、常家垭、白水头、黄金河为代表的茶叶峡谷带;以邓村坪、江坪、袁家坪、田家坪、竹林湾为代表的茶叶山梁地带;以大水田、杨家湾、常家垭、中堡山、庙垭、谭家垭为代表的茶叶山峰地带。

茶农老去公园成型

最低海拔300米、最高海拔1500米,邓村茶园形成了低山、半高山、高山茶叶经济带,当茶叶面积达到10万亩之后,茶人已经老去,而年轻人对茶叶退避三舍,不种茶,不采茶,让产业走到了分水岭。

邓村的茶山风景带为茶乡找到了答案,茶园多元化,而且夹杂在各类树木以及经济作物之间。“邓村茶山公园的个性很突出,茶叶与杉树间作是退耕还林的成果,茶叶与小水果间作是发展经济林的成果,茶叶与山胡椒、茶叶与木瓜间作是茶农自己摸索的成果。”李发金说,“茶叶盆地、茶叶峡谷、茶叶山梁、茶叶山峰为代表的茶山公园逐渐成型。”

旅游的驱动,吃茶变成现实,鲜茶炒肉,油炸茶饼……茶园变成公园。

也正是好山好茶,让邓村成为了“中国最美小镇”、“世界茶旅小镇”、“湖北省省级美丽乡村”、“绿色城镇”,当地在实行全乡一个产业、寸土种茶的基础上,让乡村旅游、休闲农业及观光农业成为模式。

春光正明媚,邓村茶山公园等你来!

发布者:秭归脐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2yc.com/4219.html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