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学费怎么收?回应来了!

受疫情影响,2月10日起,宜昌的中小学生开始“居家学习”。时至今日,眼看学期过半,湖北开学复课时间还未最终确定。开学延期了,学费到底如何收取,不仅家长关心,学校也存在困惑。

上周六,针对近期个别学校和幼儿园在未开学开课情况下预收学费(保教费)、住宿费问题,教育部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预警,学费(保教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未开学或未开课不得提前收取学费(保教费);住宿费不得跨学年或学期预收,未住宿不得提前收取住宿费,已按学年收取的住宿费,应根据实际住宿情况合理确定退费办法。

消息发布后,引起宜昌家长关注和热议。疫情防控期间,学费和住宿费怎么收?昨日,记者进行了采访。

【家长说法】

民办学校和幼儿园提前收学费是“传统”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提前收学费,是大部分高中、民办中小学和幼儿园多年来的“传统”。

赵女士的女儿今年8岁,在一所私立学校读二年级。她告诉记者,从女儿上一年级以来,学费一般都是在每学期开学前,汇入学校指定账号,今年本打算过完年在手机上转账,但没想到因为疫情推迟开学,就一直没有交,“就我了解到的情况,有些家长交了学费,还有些家长和我想法一样,准备等到开学时再交。”

郭先生的儿子在另一所私立学校读五年级,今年1月31日,他按学校统一要求,缴纳了学费、午休费和住宿费(仅住宿生缴纳)。郭先生说,私立学校提前收学费已不是新鲜事,食堂餐费、校车费等费用则是开学报名时交现金,家长们对此也已习惯并接受了。

幼儿园提前收取学费或学位预留费,也是“传统”了。有的幼儿园是一次性全额收取,有的是只收2000元至3000元学位预留费,开学时补齐差额部分。城区一所公办幼儿园的大班家长肖女士表示,上学期放假前,她就按要求缴纳了4050元保育费和生活费。

【老师声音】

虽然没有正式开学上网课比上班“更累”

虽然至今没有正式开学,但老师们早已进入工作状态。

张萍是一所公办小学二年级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从2月10日起,就和同事们开始了“线上教学”,当时她还被隔在农村老家,为上网课更方便,专门托人买了部3000多元的新手机。每天早上7点开始,防疫打卡、录制网课、批改作业、个性化辅导……有时还要开视频班会、分小组语音讨论。“以前上班,就是在校的8、9个小时和学生们相处,现在除了睡觉,几乎机不离手。”张萍说,因为孩子们交作业的时间不统一,她隔会儿就要看手机批改作业,对作业存在问题的学生,还要单独发语音讲解,进行及时反馈。

担任天问初中初三政治教师的李春林,为让学生们更有上课的感觉,几周前就回到教室上课了。她说,现在除了是面对空如一人的教室上网课外,其余的工作量和工作时间和以前都一样,为帮中考生们“备考”,老师们教研备课的时间更长。

【网友观点】

疫情期间应有减免收取全额学费不合理

4月11日,“三峡晚报天天向上”微信公众号转发教育部发布的消息后,引发网友热议。

网友“无”留言:孩子在县市区一所私立学校就读,学费早就交了,前面一个多月都是一个老师上三个班的课,而且只开主课,从上周起,才变成每门课都有网课,如果收取全额学费,感觉不合理。

网友“漫天飞舞”留言:这两个月陪伴孩子居家学习,也了解到老师上网课非常辛苦,为孩子们制定了丰富的课程,但选择私立学校,是想享受学校的整体服务,不仅仅只有老师上课这一项内容,还有学校各种场地设施,各种教学用具,其他拓展课程等等,校方能否核算一下疫情期间的办学成本,再制定疫情期间的收费标准?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民办教育负责人接受采访时表示,民办学校(幼儿园)也是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公办中小学、幼儿园有财政拨款保障,民办中小学(幼儿园)则面临实实在在的维持办学压力,没有学费收费,要支付教师的薪酬、支付租金,以及准备开学所需的防护物资,一些之前就存在经费困难的民办学校、幼儿园面临难以维系,教师流失的风险,可能影响正常开学。

记者了解到,虽然遭遇前所未有的办学压力,金东方教育集团和天问教育集团对全体员工承诺,不减薪不裁员,工资足额发放,主动承担责任,让老师们没有后顾之忧。

【部门表态】

学费可与学校协商生活费住宿费不能收

疫情防控期间,学费和住宿费怎么收?昨日,记者采访了宜昌市教育局。

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义务教育阶段包括小学和初中,私立和公办。公立学校而言,义务教育阶段本就是免除学费的,不存在收取学费的问题。对于私立学校,学费是按照“成本核算、收费公示、一次收费”的要求,由市场调节,家长和学校之间是“契约关系”,物价部门不会统一定价。

这位负责人表示,如果私立学校的家长对疫情期间学费价格有异议,可以向学校反映,和学校的举办者协商讨论后解决。因为没有开学复课,生活费和住宿费不能提前收取,要等返校后据实收取。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城区部分私立学校的学费已经收取或正在收取,校方表示,这些费用是否会因疫情有所调整,也需等开学后的相关通知。

对幼儿园已经提前收取的春季学期学费,部分幼儿园负责人表示,等教育部门确定开学时间后,将根据开学后的入园时间核算收费标准,对已经预收的学费,可挪作开学后使用,即将毕业的大班学生,核算后将退还相应的学费。

【记者调查】

民办幼儿园陷困境期待帮扶政策渡难关

据了解,幼儿园因为不允许开展“网络教学”,因此不能收取学费,教育部门也表示,对于已经预交的学费或学位预留费,等开学后再与幼儿园协商处理。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今年有不少民办幼儿园遭遇艰难时刻,多位民办幼儿园园长表示,期待政府部门能出台帮扶政策,帮民办幼儿园渡过难关。

一位民办园园长介绍,幼儿园虽然没有开展“网络教学”,但很多幼儿园老师每天还是会在班级群里发布微课内容,开线上班会,参加线上培训,现在资金压力很大,员工的工资支出、租金等正常开支,三个月的零收入已令幼儿园不胜负荷,每天都能收到老师诉苦的消息,“他们也要还房贷、车贷,也有孩子得交学费。”

天问国际幼儿园园长胡春池告诉记者,老师们每天在家里至少有3个小时的工作量,录制居家游戏课、科学实验课、和孩子们视频聊天,为准备一周的互动内容,老师们要集体备课整整三天,老师的工作量也需要被认可。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城区大部分民办幼儿园在疫情期间工资分两种情况发放,一种是减薪发放基本工资,另一种是允许老师“停薪留职”协商延后发放。因工资无法得到保障,已有老师另谋职业。

目前,市委市政府相关部门正在摸底了解民办教育机构在疫情期间的运营状况,指导他们通过和房东协商减免租金,争取政府相关政策,拓宽融资渠道等方式展开自救。

发布者:秭归脐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2yc.com/4445.html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