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秭橙缘首页
  2. 宜昌新闻

特殊时期的干细胞捐献志愿者

6月4日下午2时,一列由武汉来宜的列车缓缓驶入宜昌东站。来自点军桥边的男子王涛走出车厢后,在此迎接的宜昌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立即送上一束鲜花。王涛刚刚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做完干细胞捐献,他是我省自疫情以来首例捐献干细胞的志愿者,还是宜昌第一位两次与血液病患者配型成功的干细胞捐献志愿者。王涛正在病床上进行造血干细胞收集。 市红十字会供图

特殊时期的干细胞捐献志愿者

两次配型成功,他的AB型血很“金贵”;首次捐献中止,他引以为憾好久终于,这一次,他成为自疫情以来我省首例成功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

首次捐献中止,他引以为憾好久

4月9日,王涛正在工地上上班,突然接到一个来自武汉的陌生电话。电话里说,他是武汉骨髓库的工作人员,称王涛的血液样本与一名血液病患者初步配型成功,问他是否愿意接受进一步筛选并捐献。王涛毫不犹豫就同意了。

4月28日,在市红十字会工作人员陪同下,王涛在市中心医院做高分辨检验。5月4日,体检通过。6月3日,王涛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第一次采集造血干细胞。前前后后耽误了20多天的工作。

据市红十字会事业发展部负责人郑红涛介绍,这是宜昌市第33例造血干细胞捐献,也是我省自疫情以来的第一例造血干细胞捐献。

王涛有16年的献血史,迄今献血4000CC。他第一次献血是在21岁,那时他到九州大厦的丹尼斯广场闲逛,看到路边有采血车,主动上去捐献了200CC。当时,他是看到新闻上说,献血能加速新陈代谢,对身体也有好处。

成为捐献造血干细胞的志愿者,则是在2014年9月3日。当时,王涛从点军乘坐27路公交到城区,在丹尼斯广场献血点看见造血干细胞的捐献宣传。现场的工作人员问他有没有捐献骨髓的意向,王涛二话没说,就填写了造血干细胞捐献登记表,加入中国造血干细胞捐献者资料库管理中心,成为了一名造血干细胞志愿捐献者。

王涛说,在2015年,他也接到省里的一个电话,说他的造血干细胞与北京一名年幼的白血病患者配型成功。当他准备好捐献时,对方又告知他,捐献中止。这个电话虽然没有明说为何中止,但王涛隐约感觉到,这名患者可能已不在人世。自己的骨髓没能挽救一条幼小的生命,这让王涛的情绪郁结了好长时间。

一个人能同时跟两名白血病患者配对成功,这在宜昌还是首例。郑红涛说,这说明王涛的AB型血很“金贵”。

“在另一个地方,有更痛苦的一家人”

初步检测,发现王涛的体质偏瘦,体重还不到100斤。怎么办?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时间里,王涛突击增加体重,每天加餐喝蛋白粉和牛奶,下班后坚持慢跑散步。很快,体重从96斤增加到104斤。经再次检查,王涛完全适合捐献。

5月28日,王涛启程到武汉。5月29日,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做CT和核酸检测。5月30日进入隔离病房,开始打动员针。就在他6月1日进入病房等待采集的时候,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因为身体仍然偏瘦,王涛打动员针后的副作用开始显现,呕吐、恶心、胃部难受。医院迅速为他做CT检查,但检查结果一切正常。

6月1日是儿童节,病房中,胃里“翻江倒海”般难受的王涛,此时想的最多的是女儿,因为这天,他曾经答应女儿带她出去玩。王涛说,那一刻,自己也出现了一丝犹豫,想要退出。

但是,理智告诉他,已经进行到最后一个步骤,除了身体不适外,别的问题都没有,“如果自己不能克服这个痛苦,在另外一个地方,可能就有更加痛苦的一家人。”

最终,王涛决定继续捐献。从始至终,这些闪念他未对任何人说过,直到与记者交谈前。

6月3日早上8点,护士们把采集器和心电图仪搬进了病房,开始对他进行造血干细胞采集。

整个采集过程从早上8点,一直持续到中午1点,历时整整5个小时,从王涛身上采集了210cc的造血干细胞。

当时,王涛听到护士说,可能还需要采集一次,具体等通知。

在病房里静静等候时,他听到护士说,受捐方是湖南的一个血液病患者,今年20岁。当天,湖南方面的医生拿到采集到的造血干细胞,马上搭乘下午2点的动车就赶了回去。

下午三点钟,护士长通知王涛,不用再次采集。根据采集的造血干细胞样品分析,210CC已经足够对方,原来,对方也很瘦,只有100斤重。

在采集捐献过程中,王涛的药物反应曾让红十字会工作人员很担心,大家对王涛毅然坚持的爱心,非常感动。

捐献瞒着家人,想弥补女儿的儿童节

今年37岁的王涛,是宜昌市点军区的一个普通市民。平时在建筑行业工作,每月收入七、八千元。家有父母、妻子和女儿,一家人和和美美。

王涛是通过他人介绍认识妻子的,两人都很朴实。王涛说,结婚时,家庭条件很差,当时岳母家提出要有三金——金戒指、金项链、金手镯。这对20多岁的王涛来说,无疑是一个很大的压力。没想到妻子当时很坚决,什么都不要,就要两个人在一起。为此,王涛对她非常感激,家里也是妻子说了算。

王涛说,妻子对老人孝顺,对孩子关爱,做事也是里里外外一把手。如果说有缺点,那就是有时候脾气大一点。

但是这次到武汉捐献造血干细胞,一向在家听话的王涛却把父母妻子都瞒住了。

王涛说,他最开始也犹豫过,一方面是怕家人知道后,不让他去,另一方面是前前后后20多天时间,对一个在建筑行业做事的人来说,收入损失也不小。但是,他如果不伸出援手,就意味着配型成功的那个患者没有生机。几千元收入和一个生命相比,孰重孰轻,不言而喻。同时,几年前那次没有捐献成功,也让王涛引以为憾,一直想实现这个心愿。

6月4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王涛说,他现在最想的,就是带女儿到周边县市区玩一趟,好好弥补一下女儿的六一儿童节。

发布者:秭归脐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2yc.com/6236.html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