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秭橙缘首页
  2. 宜昌新闻

修路建桥35年的向政清老人回忆在兴山修建的那些路和桥

两大本发黄的相册,如同一部山区路桥建设档案,一张张黑白照片,记录着当年兴山境内修桥筑路的场景,有施工中的艰辛,有通车时的欢腾。峡口大桥、柚子树大桥、两河口大桥、宝坪桁架式钢悬索吊桥、宜秭公路两峽路、兴古公路、兴巴公路、青山公路……说起这些山区路桥,今年77岁的向政清如数家珍,因为最好的青春年华与它们烙印在一起。

而今兴山交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四通八达的通村通组公路;驰骋千里的高速、国、省路网;还有正在加速建设的郑万高铁。向政清说:“我有幸亲历了山区公路桥梁建设事业,看到现在的新变化,作为老公路人十分高兴。”

QQ图片20200613084147

1969年,峡口大桥竣工典礼,右靠桥边着白衫黑上衣者为向政清。

QQ图片20200613084215

如今,“中国最美水上公路”替代了向政清曾修改的沿香溪河四级公路,人们出行更加便捷。 袁显芳 摄

52年前乘船到兴山修路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6月8日14时30分许,一位精神矍烁的老人走进宜昌市公路建设养护中心老干部科,手里捧着一大撂资料。其中两大本已经泛黄的册子里,贴满了黑白照片,都是在山区修桥筑路的画面。有肩挑背扛修桥的镜头,有凿山造路的画面,也有通车时热闹场景,每张照片下方有手写的时间、地点等信息。

向政清是湖南益阳人,他修筑路桥的人生是从兴山开始的。1968年从湖南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兴山县交通局工作。从技术员到高级工程师,从科员到副县长,宜昌市公路局副总工等职,他先后主持设计以及参与指挥修建了数十个山区公路、桥梁项目。

“这些都是我在兴山工作时留下的影像资料,退休后才整理成册的。”向政清说,他从小学开始就有写日记的习惯,参加工作后不管多忙都会记录下自己的心得体会,这些老照片有些是照相馆冲洗的,有的是自己洗出来的。2003年,他从宜昌市公路局副总工程师的岗位上退休下来,婉拒了一家路桥公司的聘请,专心在家整理了这些山区路桥建设的历史资料。

如今,从宜昌城区自驾到兴山县城,全程高速方便快捷,仅2小时左右就到了。“52年前从宜昌到兴山还没通公路,差不多花了一天时间才到县城。”向政清仍记得第一次去兴山的情形,那天他在宜昌城区码头乘船,溯江而上到达香溪公社,在当地老乡帮助下搭乘了一辆去神农架拖运木材的货车,到达兴山城关时已是傍晚时分。

香溪河边爬悬崖测量

相册中,有张黑白的大照片,画面上是民工们肩挑背扛的场景,背景是一座刚搭起来的桥拱,上面还没有铺筑路面。标注为:1970年修建兴山城关大桥。

那个年代,在兴山像向政清这样科班出身的公路桥梁测量和设计人员非常稀缺,他报到后立即被安排到峡口大桥的施工现场当技术员,在一年多的奋战中积累了不少实战经验,1970年修建城关大桥时,他被委以重任。“这是我组织设计、施工的第一座大桥。”向政清指着画面中的桥拱说,这座桥是边设计边施工的,最初设计为7拱,因资金问题不得已改成双曲拱桥。

上世纪70年代初,从昭君村到古夫集镇只有蜿蜒盘曲的山间小路,步行要大半天时间,如果沿香溪河边修条公路,将极大方便人们出行。然而,河的两边到处是悬崖峭壁,修公路的难度可想而知。向政清领到了这项任务,“要爬到悬崖上去测量非常危险,仅测量就花了2个多月时间,手脚被划伤出血是常事。有一次我抓的树枝断了,从两三米高的地方摔到河里去了,还好有惊无险。”1974年,这条30多华里的四级公路终于通车,以前步行半天的路程,开车不到1个小时就能到了。

如今,基本上被誉为“中国最美水上公路”替代了这条四级公路,人们出行更加便捷。在山区修路建桥,向政清经历了在香溪河边披荆斩棘,攀爬悬崖峭壁搞测量设计;在青龙口山上搞踏勘时,被旱蚂蝗爬上身吸血;在青山公社测量时,被臭虫、跳蚤、虱子叮咬整夜不能入睡。

交通不便是山区县经济和社会发展的最大障碍。参加路桥建设的民工自带被子,睡地铺。在人迹稀少处,搭建工棚,用油毡盖顶,茅草做墙。冬天寒风刺骨,雨天棚上漏水;夏天炎热,蚊虫叮咬。向政清说:“民工每天仅补生活费3角钱,加生产队记工分。但是为了建设家园,他们从无怨言。”

跟老百姓打交道多了,向政清知道山区的农民到县城要走两三天,许多老人一辈子没有下过山;辛辛苦苦养头猪,得请几个人轮流着把猪用背架子背到山外去卖;由于交通不便,山区大量的农产品运不出去,水果常常腐烂深山……“跟常年封闭在大山里的老百姓的苦相比,我吃的那点苦真不算什么。”向政清说。

自制平车运送大梁

那个年代,缺乏机械设备,修桥全靠人力。自力更生、土法上马却建造了一座又一座大桥,有的至今还在使用中。

向政清回忆道:峡口大桥一根混凝土的大梁20米长、1米高,重达十几吨,从预制场运到大桥上全靠土办法。采用自制平车运送,到了桥头用几根粗木捆绑制成导梁,铺架在桥台桥墩上,再立木料龙门架把大梁平移就位,“以前修座桥真不容易,虽然没现在的桥那么‘高大上’,可是施工中稍有闪失轻则受伤,重则丢了性命。”

柚子树大桥是1974年修建的石肋双曲拱桥。向政清介绍,当时用木料搭建20多米高的木拱架,木料用粗铁丝捆绑搭接,“我和木工师傅、民工在木架上爬上爬下,每个接头都检查是不是符合要求,确保施工安全万无一失。”

在向政清的路桥人生中,让他最为骄傲的一座桥梁是1981年在兴山宝坪村修建的桁架式钢悬索吊桥。“是我一手设计的,各种数据都是打算盘算出来的。”向政清介绍,那座建在香溪河上的桥梁跨度是54米,设计通行车辆为2.5吨,实际上后来4吨的车子也照样通行,工程预算10万元,还包括帮当地建了一个柑橘场房。施工安装50多米长的钢桁梁要吊装就位,依靠县农机厂工人师傅,向政清与县公路段技术员陈伯党商量,想办法先架设缆绳数根,用人推绞车牵引,克服种种困难,终于把桁架梁安装到位。“当时设计、施工这样大跨钢悬索吊桥在兴山县,乃至全省都是首次,建成后还上了中央电视台呢!”向政清说,1989年在丹江口水库陨县修一座千米大吊桥,当地指挥部派工程师来宜昌取经,他把宝坪钢悬索吊桥的设计资料和设计图无偿贡献出去给对方作参考。令向政清略有遗憾的是,这座钢悬索吊桥因缺少维护,受损严重等原因不得已拆除,如今在原址上重新建起了一座现代化的大桥。

在35年路桥工作历程中,向政清不仅参与宜昌各县市诸多公路、桥梁的测量和设计,还参与了汉宜高速公路的建设工作,而且还有4年援助埃塞俄比亚路桥建设的经历。“1969年,兴山县到宜昌修通了四级公路,坐汽车到宜昌要一天;上世纪八十年代山脊线改为沿河线修成二级公路,从兴山到宜昌缩至半天时间;到本世纪初修通了高速公路,只用2个多小时就能抵达。我们这一代人见证四化建设成果,享受四化建设成果,更应在有生之年,好好为人民服务!”向政清感慨道。

发布者:秭归脐橙,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92yc.com/6421.html

微信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