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繁体中文
秭橙缘专卖秭归脐橙,诚招代理,一手货源,最低价,每年分红!详情加微信:brand-seo

正宗秭归江边脐橙

诚招代理

最低代理价,年底分红!

秭归脐橙招代理

正宗秭归江边脐橙

诚招代理

最低代理价,年底分红!

正宗秭归江边脐橙

诚招代理

最低代理价,年底分红!

秭归脐橙批发

正宗秭归江边脐橙

诚招代理

最低代理价,年底分红!

秭归脐橙代理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 宜昌新闻
宜昌新闻

宜昌戒毒学员现身说法 染毒经历警醒世人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26日是国际禁毒日。25日,记者走进宜昌市第一强制隔离戒毒所,听戒毒学员讲述染毒的灰暗过去,倾听他们对未来生活的憧憬。

他们说,希望用自己的故事,警醒世人,让那些对毒品抱有好奇心理的人,引以为戒,不再重蹈覆辙!

初次尝毒,一次输掉100万

“毒品,不仅侵蚀我的身体,吞噬我的灵魂,还让我丧失了人格……”

英子曾是一个很幸福的女人,有一个深爱她的丈夫,一个懂事的儿子。

这一切,缘于牌友赵虎带她去开“眼界”。

那天,他带英子去到一栋别墅,几十人围着台子正在玩百家乐……“和电影里的赌场一样!”另一个房间,茶几上红色药丸、壶,几人正吞云吐雾。

英子清楚,他们在吸毒。赵虎却称“是兴奋剂,不会上瘾”。

经不住劝说,也按捺不住好奇,英子尝了几口。“刚开始,没什么反应,他们又点了几颗。”

随后,赵虎带她玩百家乐。英子药力发作,越玩越兴奋,越玩越大。

钱没了,有人送;累了,有人点麻果……

一天一夜,英子输掉100多万,钱大部分来自“马队”(高利贷)。

老公知道后,几个小时没说话,最终原谅了她,帮忙把钱还上。

虽然明知中了圈套,但再次接到赵虎的电话,英子无法自拔……

英子觉得对不起丈夫,对不起家人,极度痛苦中一度轻生。至今,左手腕上还有割腕留下的印记。“后来,老公又急又气,高血压冲了……”英子心存愧疚地说,不过,他和儿子都没有放弃我!

“戒毒所帮助我成功戒掉毒品。28日我戒毒期满,将开始新的生活。”英子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吸毒致幻,挥刀砍断手筋

慧娟,50岁,已进入知天命的年纪。而她,被毒品折磨了20年。

30岁那年,她交友不慎,沾上毒品,丢了工作。

被毒品控制后,慧娟产生厌世心理,她怕家人担心,怕别人嫌弃,更怕影响儿子……总想躲进一个没有人的地方。

她甚至觉得,“只有自己消失,才能让家人过上正常的生活”。

慧娟把自己关在屋里,尝试用各种药品;也在江边彷徨,想一了百了……

毒品摧残着慧娟的身体,每一根神经。

一次,吸毒过量后,产生幻觉,慧娟作出疯狂举动,操起菜刀砍向左手腕。菜刀割断她的神经、肌腱,还有血管……

医生在显微镜下经8小时努力,虽然保住了她的左手。不过,主血管和神经却未能接上,以致3个手指肌肉萎缩,失去知觉。“毒品让我体无完肤、家庭破裂、不能尽孝……我恨毒品!”慧娟指着伤痕和仍然不听使唤的手指对记者说。

“开仓”吸毒,双腿失去知觉

小小是个乖乖女,父母做梦都没想到,她会染上毒品。

中专毕业,小小带着憧憬到广州打工。一次聚会疯狂之后,她的世界变成灰色。

那天,小小生日,和朋友到歌厅唱歌。朋友拿出大麻、摇头丸,没有丝毫防范意识的小小,吃下半颗摇头丸,吸了几口大麻。

此后,小小像着了魔,总想再去寻找那种感觉。

从每晚半颗摇头丸发展到12颗,直到有一天,增加到13颗时,小小突然感到音乐刺耳,脑袋发蒙。随后,“嘣”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

小小吓坏了,急得乱哭乱叫。

朋友拿出海洛因,小小“开仓”注射(动脉注射),疼痛立即消失。

此后,小小右耳失聪,但她已无法摆脱毒品的诱惑。

终于有一天,小小双腿也没了知觉。在极度恐惧中,她给父亲打了电话。

父亲赶到广州,看到被毒品摧残的女儿,惊呆了,与女儿抱头痛哭。“那是第一次看到父亲哭!”小小至今还记得,父亲捶胸顿足,泣不成声、自责的样子。

那天,父亲把小小背到火车站……

在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小小的腿慢慢恢复,但始终没有摆脱毒品的“魔咒”。

这次被抓时,小小没有哭。她说,“我是心甘情愿来戒毒!”

现在,每次来看小小的都是妈妈。但小小从心里感觉到,父亲也没有放弃她,只是在生她的气。“现在,民警已帮我重拾信心。我发誓,戒掉毒品!”小小坚定地说。

女儿复吸,老父抱憾离世

去年,阿玉第二次到这里戒毒,与前次仅隔2年。

2009年,她在朋友家打麻将时,第一次尝到这种能提神的“烟”。一年多后,被警方抓获时,才知道吸食的是麻果和冰毒。

“对毒品认识不足,从内心没有抗拒吸毒!”阿玉说。第一次强戒,对阿玉来说,是一次不小的触动。这次,却让她“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因为,阿玉复吸后,最挚爱的亲人——患重病的父亲带着遗憾离世。

阿玉还记得,白发苍苍的父亲每次来看她,“人未开口泪先流”。

今年春节后,80多岁的父亲很久没来看她。后来,父亲患癌的消息传来。

阿玉闻讯,每天以泪洗面,在心里诅咒自己、诅咒毒品……

3月7日,管教民警赵启明陪同阿玉来到秭归医院。

身材魁梧的父亲,被病痛折磨得无力地躺在床上,阿玉泪流满面。

老人讲话已很困难,望着女儿,只流眼泪。随后,又望着赵启明。

“父亲是放不下你……”赵启明轻声说。

“我再也不沾毒品了……”阿玉“扑通”一声跪在床前哭道。

“您老放心,我们一定会帮她戒掉毒瘾。”赵启明对老人承诺。

“谢谢!”老人忍着病痛微微点头,生生从喉咙挤出两个字。

3月28日,阿玉的父亲走了。

“父亲临走都没有放弃我,我一定要兑现承诺!”阿玉对记者说。

记者手记

灰暗人生 感恩有你

据了解,为帮助学员戒掉毒瘾,第一强制戒毒所创新采用“四课一会”的课表式管理模式管理和帮助戒毒学员脱毒。

戒毒所所长官建民介绍,近年来,戒毒所通过入所教育课、行为养成课、康复锻炼课、真情感化课和每周一次的述评会,让戒毒学员逐步成为“明白人”“守纪人”“知恩人”“自律人”和“健康人”。

“戒毒所里,管教民警从没用有色眼镜看我们!”谈到在戒毒所里的生活,戒毒学员们说,管教民警给予了他们太多关心和帮助,对他们倾注了太多心血!通过管教民警的努力,一批批学员戒掉毒瘾,走出戒毒所。去年,一位出所的女戒毒学员特意给管教民警赵启明送来一束鲜花。

她这一举动,让赵启明颇为感动,这也更加坚定了她帮助学员戒掉毒瘾的信心。

赵启明说,吸毒者也是毒品的受害者。她相信,通过他们自己的努力和社会的帮助,一定能开启他们新的人生。

分享到:
点击次数:  更新时间:2018-06-28 20:59:45  【打印此页】  【关闭